当前位置:首页 >热点专题 >国际档案日 >演讲活动

选择档案事业,我无怨无悔
来源:    作者:管理员    日期:2015-07-17

档案工作的意义与时下人们的看法里很难一致,因为做这项工作你的付出与其它岗位相比,回报也是不对等的。入行前,我有选择的条件;入行后,我有转行的机会;晋职,也有人主动伸出援手。但出于对档案事业的由衷挚爱,所有这些,都没有动摇我当初的选择。

 

1989年,局里按人分工抓机关和乡镇立卷归档工作。这对我来说是新兵初次上战场。我利用向老领导、老同志和书本学来的业务知识,一点点地与实际工作对接,在实践中提高和完善自己。一次到乡镇工作,回来时天色已晚,骑自行车不慎摔进路边沟里,把头划了一个大口子,领导见状叫我休息。可我不愿放弃这次学习锻炼的机会,第二天又坚持下乡,终于按时限完成了任务。一次到万隆乡归档立卷,万隆乡离双城100多里,为了抢时间,我就住在乡长办公室。一天,乡长早起晨练时发现自己办公室的灯还亮着,推门一看我还在工作。“你一宿没睡?”“我是个新手,得笨鸟先飞吗”。“哎呀,档案人的精神真是没比的”。

 

当今社会,有些人把钻营、巧取奉为本事,视高车豪宅为炫耀的资本。军旅给了我不悔的人生,党的教育使我一直以干好事业为最高追求。1994年单位翻建办公楼,库存档案搬到了原纺织批发公司仓库。当时这个公司效益低下,管理松驰,库房鼠害成灾。为了防鼠,我买来鼠药、鼠夹,组织大家摆放,又安了昼夜照明灯。股里就我一个男同志,值宿就只能是我了,三年多,一千多个日夜,我每晚至少两次巡库。在档案回到新楼时,几万卷档案卷卷完好。1998年雨季,一天早晨起来发现院里积了一尺多深水,正找桶淘水,猛地想起了档案库房,小雨时已发现屋顶渗水,这大雨能啥样呢?我赶紧跑到单位一看,漏的雨已形成水流顺楼梯往下淌。我立即把情况向领导汇报,领导下令全局干部马上到岗。由于及时采取了防护措施,库存档案才没有受到大的损失。

 

档案工作的清贫、枯燥、孤寂是公认的。我既然选择了它,就要有包容它的胸怀。汶川地震后,国家档案局明文要求,对国家重点档案要异地备份。在哈市的十个县市中,双城是国家重点档案库存最多的馆,总计74953卷。这项工作劳动强度不大、技术含量不高,但要耗费大量的时间。要把照相机用支架固定在桌面上,再把一卷卷发黄的、软软的、褶皱皱的案卷一页页铺开,然后再上桌子按相机快门。一个页面就得上下一次,一卷档案少的几页,多的十几页,往往拍1卷档案就得十几分钟。而局里就一部相机,业务又是我们股的,我就干脆把这项任务揽了下来。从2010年10月起,我给自己定了每月2000卷的目标。为了这个目标,所有的节假日我几乎没有完整休过。上班时总有正常业务,我感觉节假日是最好的加班时间,对此爱人也早已习以为常。春节前我加班,一天爱人叫我回来捎点东西,结果让我给忘了,一看超市快下班了,赶紧求小姨子帮了忙。春节后,一位多年不见的战友从外地赶来找我,本想与我畅谈通宵,可任务催得我不得把战友安顿好后又回单位补上了“误班”。就这样日追月赶,到2014年度,我完成了备份档案5万余卷,装了两万多盒。每个盒脊背上都要印上表明序列的30多个文字和数码。每个文字和数码都是单个皮戳,要一个一个盖上去,间距均匀还要成行。两万多个档案盒要盖戳60余万次,说实话,这么多机械、乏味的重复劳动,没有相当的耐力是干不好的。

 

档案事业的建立与发展,说到底是为当今经济社会发展服务,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只有服务越多,它的价值才越得以体现。这里重要的是三点:一是征集。企业改制后,我们收集了大量的倒闭或关停并转企业的档案,这为后来大批下岗人员享受国家退休、社保、医保等政策待遇时提供了原始依据。二是整理。凡入馆的档案,我们都整理分类,制出目录索引,这样查档时才更便捷。三是开发。通过阅档把档案的功能多方面、多层次地开发出来,以备利用。双城有一个古景点魁星楼,因年久失修毁掉。2008年双城市政府决心重建,但苦于没有详细资料而无法重新设计。市里也曾派出专业人员外出考察取经,后来在我们历史档案中找到了当年魁星楼的照片和详细资料提供给市里,终于使这处与人们久违多年的景观重现于世。2012年4月,一位在大连工作多年的双城老乡在办理房照时遇到了难题。当地政策是生二胎没有审批手续不予办理,他火急火燎地回到双城查档,因企业关停并转,他的档案被转了好几个单位。我俩白天黑夜地查了6个单位的档案,终于查到审批手续,也终于圆了这位查档人落户大连的梦。2011年8月起,就读于香港科技大学的美国学生倪志宏为完成毕业论文,通过上海交大人文学院中国东北历史与社会研究中心介绍,三次来双城查阅民国档案,每次都住十来天。我不仅在工作上支持,生活上也尽力照顾。后来我们成了朋友,通过他,也把我们档案人的形象带出了国门。

 

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这些成绩决不是我一个人的。这里有上级业务部门的精心指导,有当地领导的关怀支持,更有同行们的齐心协力。1998年双城馆晋升省二级馆,2000年又晋升省一级馆,可以想象要做的工作有多繁重。当时单位没有电脑,很多工作都是手工抄写,白天忙不过来,大家都自觉地把材料带回家里加班。这些女同志都是母亲,家里有老人、孩子,家里支不支持没人知道,加班费根本没人计较。后来上级要求对民国时期的档案进行案卷著录,大家都是自备防护服装。特别是三伏天更苦,在库房工作半天出来内衣都能拧出水来。那段时间里,多数时间中午她们是自备盒饭,只能在饭前打盆水关起门擦擦身子,可是没有人叫苦。

 

我干工作不追求荣誉,但却十分珍惜荣誉。1993年以来,我受市委、市政府记功奖励2次,嘉奖4次,获优秀党员称号3次,哈市档案先进工作者2次,还有其它方面的奖励若干次。面对这些证书,我也听到过这样的声音:当吃当喝呀?能提职提薪呀?但我坚信,每一句表扬,每一份证书都是对我工作的肯定、支持和鼓励。为了档案这块事业和心中的梦,我无怨无悔。

 

(双城区档案局姜明山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