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兰台文苑
外祖父的“传家宝”

 

外祖父今年97岁高龄了,是随着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呱呱坠地的,他是一名铁路老职工,把一生的年华都贡献给了铁路系统。外祖父个子很高,浓眉大眼,棱角分明,颜值颇高,“吹、拉、弹、唱”样样精通,是个标准的“业余艺人”。他的一生可谓跌宕起伏、充满传奇色彩。外祖父是个精细的人,这些年家里发生的大事小情他都会记录下来,工资条、各种票据、证书、住院诊断、检查记录也都精心收藏。今年春节回齐齐哈尔看望他老人家,偶然在外祖父家那个老式的衣柜里发现一个手提箱,里面保存了外祖父写的几十本日记,四姨说那是外祖父的“传家宝”,原来身体好的时候,他每天都会翻看。认真阅读之下,我在字里行间找寻到了他老人家一生经历的种种坎坷,也感受到了改革开放带给老人家的幸福人生。

 

外祖父是土生土长的齐齐哈尔人,18岁参加工作,正值日伪政权统治时期,据说当时是铁路系统招工,外祖父凭借个人才学考上的。当时的火车是蒸汽式火车,外祖父主要负责热力供应工作,还帮着押车押运粮食。日记中有两件事的描述令我记忆深刻,一件是有一次没听日本人的号令,被打掉了两颗门牙;一件是外祖父不幸患上“伤寒病”,被禁锢在一个小屋里自生自灭,多亏工友冒着生命危险将外祖父救出来,经过一番乔装打扮蒙混过关保全了性命。新中国成立后,外祖父忠于岗位,认真履职,并参加了业余乐队,负责拉小提琴和二胡。后来,外祖父怀着满腔爱国的热情参加了一个组织,原本是想为祖国多做些事情,但由于事前对该组织缺乏了解,稀里糊涂的成了反动派,1960年被发配到农村,一呆就是20年。在农村进行劳动改造的二十年,他扛过锄头、挨过批斗、扫过大街、生活拮据,还要忍受失去爱侣和最爱小女的痛苦。但这些都没有打倒他,在劳动之余,他找了几个有共同爱好的朋友,自发组织了一个“小乐队”,傍晚时分,吹拉弹唱,赶走一天的烦恼和忧愁,他以自身积极乐观向上的精神,影响着身边的人,无时无刻都在传递着正能量。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吹想了改革开放的号角,作为时代的“幸运儿”,外祖父随着返城的大军于1981年回到了齐齐哈尔,又安排到铁路局机务段上班,返城后外祖父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来在农村下放时,正赶上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外祖父一家七口人住在一个“马架子”里面,“马架子”小时候在农村见过,不是正房,样子就像一个厢房,很矮小。外祖父家买的“马架子”还是二手房,那铺炕勉强能容下七个人睡觉,母亲说当时最怕下雨,因为下雨天屋子里面四处渗雨,锅碗瓢盆齐上阵,演奏雨中交响曲;返城后,单位给外祖父分配了崭新的楼房,一室半配置,虽然只有40多平方米,但对外祖父来说已是天壤之别,从此告别了夏季闷热、冬季寒冷、潮湿阴冷、而且随时害怕坍塌的生存环境。

 

返城后外祖父又恢复了公家人的身份,过去一年四季穿在身上的粗布衣服压在箱底“存档”了,换上了崭新的中山装、的确良衬衫。以前在生产队时根据出工情况挣工分,由于外祖父被扣了“反动派”帽子,一年下来也挣不了几个钱,五个女儿最大的才十四岁,一家人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朝不保夕、举步维艰的生活。那个时候母亲经常去挖野菜、捡土豆,能喝上豆饼汤、吃上烀土豆对于他们一家人来说都是“大餐”了。国家恢复政策返城后,外祖父已年届六十,按照当时的“接班”政策,由于几个女儿都已经出嫁,外祖父只带回了四女儿一家,而且外祖父也有了固定工资,铁路系统的工资、待遇还是相当不错的,每月工资从十几块、几十块,一直到几百块、上千块,如今已经过万,过上了相对稳定的生活。

 

外祖父一生养育了五个女儿,最小的女儿在唐山大地震不幸夭亡了,剩下的四个女儿过得都算安稳。大女儿虽然留在了农村,但由于改革开放以后,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生活也逐渐好了起来,特别是近些年来国家开展了新农村建设,从取消农业税,再到粮补发放,以前种地是往国家交钱,现在种地是国家给农民钱。政策越来越好,农民的日子也红火起来,而且现在种地都是机械化了,一年下来只要规划好播种项目、准备好种子肥料、利用机器做好田间管理,就可以坐等秋天的丰收了。农村的基础设施建设也逐步完善,柏油路、路灯、休闲公园、健身器材、小饭店都应有尽有,家庭拥有小汽车、在县城买楼房也见怪不怪了。闲暇时邀几个朋友在院子里支起炉子烤串、喝啤酒,到附近山头野个餐,到附近景区游玩一番都很惬意。

 

二女儿也是借了改革开放的光,跟着公公一家返城了;三女儿虽然没有跟着返城,但由于改革开放,特别是市场经济以来,一对儿女双双外出闯荡,最后在大连和苏州闯出了一片天,如今也过上了稳定的生活;四女儿家和外祖父在一个城市,由于外祖父年事已高,就把外祖父接到了身边悉心照料。四个女儿都很孝顺,以前外祖父六、七十岁的时候,身体还很硬朗,他在齐齐哈尔的家经常是空着的,四个女儿家轮流住,天南地北的走,想到哪住就去哪住,而且女婿和小辈们也很孝顺,幸福一家人,其乐融融。近十年来,由于年龄太大,身体状况大不如前,多数时间都住在四姨家,三个女儿还有小辈们每年大年初三集体给他过生日,而且这个传统雷打不动,已经坚持十几年了。

 

说到外祖父和档案的缘份还真不浅,当年我高中毕业报考志愿时,就是外祖父让我报考档案专业的,虽然我对档案没有什么概念,但一想到外祖父见多识广,他的话肯定错不了,就与档案结下了不解之缘;2002年报考公务员的时候,正值他老人家在太阳岛疗养,在我在报考档案局、党史委、地志办之间举棋不定之时,又是外祖父一句话点醒了我,他对我说:“走专业之路,不然这么多年就白学了”,所以我毫不犹豫的报考了档案局,这一干就是十几年。

 

轻翻外祖父那一本本日记、一张张老照片、一沓沓票据、一摞摞证书,轻抚那身闲置已久的粗布衣裳,奏响那曾经熟悉的二胡,弹起那心爱的小提琴……,我感受到了档案所具有的独特价值和魅力,打开了通往外祖父心灵的另一扇窗。

 

档案,使我走进了外祖父那跌宕传奇的一生,让我感受到了人性的光华;

 

档案,见证了外祖父一生不屈的抗争,触摸到他坚持真理、不懈奋斗的身影;

 

档案,还原了外祖父改革开放后幸福美满的生活,虽然身患重疾却还坚守最初愿望的执着。

 

外祖父身上那些可贵的品质不仅影响着我,更是激励我不断前行的动力源泉。迈步新时代,作为身处盛世的我们应该继承老一辈革命者身上的闪光之处,真正肩负起“为党管档、为国守史、为民服务”的职责,以扎实的工作业绩回报他们的栽培教育才为之正道。

 

唯愿外祖父长长久久,久久长长……

 

(注:此文荣获2018年黑龙江省档案局组织的“档案见证改革开放”征文活动二等奖)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黑公网安备 23010902000175号

【关于本站】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