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兰台文苑
档案——开启记忆的钥匙

 

李世民曾说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借历史上的成败得失作为鉴戒,不失为君王统治国家的一种手段,而其中的“史”便是可以从档案中借鉴的,从古至今,大到治国平灾,小到档案馆查档解决问题,都足以证明档案存在的必要性及重要性。虽然档案不常现于眼前,但背后却不可缺失,足以见其珍贵性与唯一性。档案承载的是过去,是荣耀,抑或是屈辱和泪水,翻开尘封在库房中的档案,历史的一幕幕仿佛重现在眼前......

 

19世纪中叶,由于清政府的腐败无能,被迫签署《中俄密约》,条约允许俄国与黑龙江、吉林地方接造铁路,以达海参崴。于是有了中东铁路,哈尔滨就这样作为中东铁路的重要枢纽从一个小渔村发展成为如今的省会城市。档案里那些珍藏的历史资料用泛黄的纸张向我们诉说着这段屈辱的历史。馆藏档案中的外侨档案无不说明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无论是来谋生也好、逃难也罢,在哈外侨人口数量大、国籍多、占比高,已成为不争的事实,这是哈尔滨特有的人口现象,在1922年外侨数量占比甚至达到51.7%,这些侨民不仅为当时哈尔滨的发展提供的源源不断的动力,还为当今哈尔滨经济发展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档案中记载着马迭尔宾馆的几易其名,老巴夺的兴衰更替,秋林公司的悠悠传承,我们感受着它带给我们的震撼或错愕的同时,感慨着犹太人特有的经商头脑,也就能够明白是特殊的历史时期造就了独一无二的哈尔滨。

 

俄国筑路员进入哈尔滨,除了侵占中东铁路,文化侵占也成为俄国的另一目的,他们创办报刊、杂志,使其成为殖民统治的喉舌,俄人报纸最繁盛时竟达160种。俄罗斯文化的宣扬,使得哈尔滨直到现在无论是在饮食、服饰还是在艺术、建筑方面都存在西方文化的影子。街边随处可见的教堂,拜占庭、巴洛克、折中主义等各式建筑,都在表达这个城市被侵占过的事实。在翻看图片档案时可以看到当时在江边游玩晒太阳的多是侨民,冬天在江面上坐爬犁的也多是侨民,观看赛马的多是侨民,参加冰球队比赛的也多是侨民,由此可见当时侨民的业余生活是丰富多彩的,生活在水生火热中的中国人民当然没有条件去享受这样的生活,从这里我们是否可以推断,侨民的生活习惯对现在哈尔滨人的生活习惯形成了一定的影响,他们光鲜靓丽的外表造就了冰城人独特的审美,街道上随处可见的面容姣好的女子、热爱旅行的市民、松花江边时时都有休闲放松的人群,即使是在寒冷彻骨的冬季,也少不了各种各样的娱乐方式。这些老旧照片带我们感受过去的风土人情,让我们看到旧政权时期的动荡不安与苦不堪言,如果没有这些照片档案,我们该从何得知今日的幸福生活是多么的来之不易,这是档案特有的功能与魅力。

 

约翰.勒.卡雷在《秘密朝圣》中说历史比我们大多数人更能长久地保守自己的秘密。历史是神圣的,而记载着历史的档案更是令人崇敬的。一沓沓条目清晰的厚重案卷,一张张薄如蝉翼的泛黄纸张,一个个力透纸背的灵动字体,记载了一代又一代的历史记忆。然而在著录工作进行的过程中,不难发现历史档案的保护与修复成为我们迫在眉睫的问题,字迹扩散、页面破损的档案不仅是我们馆藏的损失,也对历史档案提供利用方面造成损失。如果一份档案因为破损,就连提供数字利用都存在困难,那么它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偶尔会有外侨后裔不远万里来到哈尔滨寻找前一辈在哈尔滨留下的足迹与生活过的印记,哪怕只是一个名字,一张户籍登记卡,都令查档的外侨激动不已,作为档案工作者,这是我们工作的骄傲,我们也能够从中获得成就感,这也更为档案的保护工作提供了源源不竭的动力。

 

哈尔滨虽然是一座年轻的城市,但是经历了旧政权的水深火热与风雨飘摇,感受了新政权建立的激动人心与城市被解放的苦尽甘来,这样的哈尔滨更饱满、更有沧桑感,更为人所钦佩。而一份完整的档案能够帮助我们更好的认识这段历史,其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证明我们前人经历的那些不为后人所知的事情。正如俄罗斯谚语所说:如果你唾弃过去,它将在未来重现。无论是记录着屈辱的档案还是荣誉的档案都是都是前人留下的珍贵宝藏,都是对于历史的见证。所以,档案的保护与利用是我们任重道远的任务,我们也应秉承着一颗敬畏之心去聆听档案的声音,去感受档案的存在,去尊敬档案的灵魂。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关于本站】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