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哈埠风貌 >>哈埠史话
哈尔滨关道首任道员杜学瀛家世及宦游生涯揭秘

 

杜学瀛是哈尔滨地方史上具有重要影响的人物,作为首任哈尔滨关道道员,他在与俄国交涉,维护国家主权方面出力尤多。但是,杜学瀛的生平和宦游生涯不太为人所知,殊为可惜。通过深入挖掘档案史料等材料,对其籍贯、生年、子嗣及三十八年宦游生涯做以揭示,力图还原一个相对真实的杜学瀛。

 

父亲曾任知县

 

杜学瀛,字伯雄,祖籍浙江绍兴府山阴县。关于杜学瀛的生年,黑龙江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许隽超经过多方考证,认为杜学瀛生于1857年10月16日。

 

1860年11月, 杜学瀛的父亲杜光荣得选福建顺昌县县丞。1862年,杜学瀛和母亲章氏与其父一同赴任。由于政绩突出,杜光荣在任候选布政司理问所理问,升用知县,最终病逝于任上。1872年,杜学瀛由内阁供事,咨送方略馆当差。后又参与修纂实录全书,留办圣训校勘。1882年,因圣训校勘告成,保奏俟得缺后,在任以知县归入候补班补用,并赏给五品封典。

 

1884年, 杜学瀛结束在京城的吏员生涯,经钦派大臣拣选,被发往吉林差遣委用。杜学瀛先后历任吉林府经历、署吉林敦化县知县、署伊通州知州、补授农安县知县、调署双城厅通判、署宾州厅同知等职务。

 

全力交涉,不辱使命

 

1903年8月18日,吉林将军长顺奏派杜学瀛会办吉林哈尔滨铁路交涉总局事宜。9月2日,杜学瀛接关防视事,当时的职衔为:会办吉林哈尔滨铁路交涉总局花翎三品衔即补知府延吉厅同知。

 

杜学瀛担任吉林铁路交涉总局会办二年有余。其间,杜学瀛虽然尽职尽责、全力交涉,但是由于俄国中东铁路当局之强势,往往效果不佳,一再退让。比如:被迫裁撤傅家店商铺水火会勇。1904年12月,杜学瀛呈文署吉林将军富顺,俄方照会铁路交涉总局,威胁假如“以乡勇改兵之意不能作废并富家店(即傅家店)乡勇不能裁撤,必行缴枪,其乡勇必由富家店遣出”。杜学瀛报告的事情原委是:哈尔滨前报商铺水火会勇有缉捕盗匪之责,“因名目太轻,拟仿照内地改为警察队”,既然俄方提出照会,只好将枪械、子弹收回,所募勇丁二十名克日遣散,裁撤该地乡勇以释猜疑。

 

1905年10月6日,署吉林将军达桂与暂署黑龙江将军程德全联名向清廷上《添设哈尔滨关道折》,力陈添设哈尔滨关道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全力推荐“现办哈尔滨吉省铁路交涉吉林候补知府杜学瀛试署斯缺”。10月31日,清廷同意“哈尔滨地方添设道员一缺”。1906年5月11日,会办吉林铁路交涉总局、花翎二品衔试署哈尔滨关道杜学瀛正式启用“哈尔滨关道兼吉江交涉事宜关防”视事,暂借黑龙江铁路交涉总局办公。

 

杜学瀛还有一个比较特别的职衔:吉林会议专员。1906年9月10日,吉林、黑龙江会议专员杜学瀛、宋小濂受外务部委派与中东铁路管理局局长霍尔瓦特举行会议,会谈重订展地合同。1907年1月2日,杜学瀛、宋小濂与霍尔瓦特、达聂尔草签黑龙江省、吉林省铁路应用地亩章程,黑龙江省展地126000垧,吉林省展地55000余垧。不久,杜学瀛试署期满,署吉林将军达桂等请旨实授杜学瀛道员职务,清廷却调补萨荫图为哈尔滨关道道员, 杜学瀛专任吉林会议专员。8月30日,吉林会议专员、花翎候补道杜学瀛代表中方,东省铁路公司总办之全权代办达聂尔代表俄方在哈尔滨正式签订《吉林省中东铁路公司购地合同》。同日,正式签订《吉林铁路煤矿章程》,中东铁路公司获得铁路两侧30华里煤矿的采矿权;签订《吉林木植合同》,划出石头河子、高岭子、一面坡附近三处地段林木供俄人砍伐。9月23日,吉林哈尔滨关道道员萨荫图充出使俄国大臣,杜学瀛得以继续暂署哈尔滨关道。

 

杜学瀛第二次署理哈尔滨关道后,多以吉林铁路交涉总局会办、暂署哈尔滨关道职衔继续参加对俄交涉活动。例如: 1907年12月13日,花翎二品衔暂署哈尔滨关道杜学瀛和宋小濂、税务司葛诺发与俄国代表刘巴、拉特金、罗莽、达聂尔就税关问题经过近一年的反复磋商谈判,形成《满洲里并绥芬河两站税关暂行试办章程》五十四条,尚有数条俄国代表概不承认,需要清朝政府与俄国政府议商。杜学瀛将谈判经过与章程原文禀告署理吉林巡抚朱家宝。最终中俄两国政府认可的《满洲里并绥芬河两站税关暂行试办章程》增改为八十八条。

 

除了开展对俄铁路交涉之外,杜学瀛还开展土地交涉、主权交涉等事宜。提倡建立耀滨电灯有限公司,支持创办《东方晓报》,对新生事物也并不排斥。

 

滞留哈埠,被劾革职

 

1908年2月,经东三省总督奏准,施肇基试署哈尔滨关道,同年6月,施肇基到任。7月31日,东三省总督徐世昌上奏朝廷:“再试署吉林哈尔滨滨江关道施肇基已檄饬赴任,该署道杜学瀛前经奏请署理吉林西部兵备道,本应饬赴署任,惟现在尚有未完交涉事件仍饬其认真清理,一俟清理完毕,再行酌核办理”。8月15日,徐世昌上奏清廷,“吉林西部兵备道一缺驻治长春,政务繁颐,交涉日增,亟应派员暂署,以资震慑”,推荐留奉补用道陈希贤暂行署理。杜学瀛陷入前职已卸任,后职被顶替的尴尬境地。1909年4月,徐世昌参奏卸署吉林滨江关道杜学瀛“颓靡自私、罔知政体”,致使杜氏被即行革职。

 

杜学瀛罢官之后闲居京师, 1911年11月27日,还曾被宗室锡钧推举出山,锡钧在《奏为保举倪嗣冲杜学瀛娴于兵事事》中称:“已革吉林滨江关道杜学瀛,历任州县,卓著循声。前在关道任内,正值日俄战事,相机因应,措置有方,臣世居奉天,知闻甚确”。但是此次保举未有下文。

 

1920年1月23日,杜学瀛密电东三省巡阅使张作霖、吉林督军鲍贵卿,分析当时俄国远东地区纷繁复杂的形势,建议规劝霍尔瓦特,乘此时机,宜将东路监管权完全移交中国。“如是,则东路之主权归我,而霍亦不致失败,且无论对于过激党、社会党,或谢米诺夫或日本均有词抵拒,倘我本此意对霍明白解决(释),霍当不至执迷不悟”。此后,杜学瀛生平不详,不知所终。

 

杜学瀛原配夫人王氏,贵州黄平州知州王绍荣女。杜学瀛有五子六女,其中一子四女为侧室生。杜福垣曾游学日本,但是享年不永,与杜学瀛庶子杜福增皆早逝。杜福堃、杜福埏均出身北京大学,福堃获得农科学士学位,分发江苏,后任县知事。福埏则仅获肄业。杜福墉投身军界,后任陆军部科长。王氏所生二女,均适名门。至1916年,杜学瀛有孙男女七人。

 

(作者单位:哈尔滨市档案馆)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黑公网安备 23010902000175号

【关于本站】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