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哈埠风貌 >>哈埠史话
同盟会会员熊成基英勇就义始末

 

熊成基是中国近代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运动著名志士,1908年组织领导了安徽安庆新军起义,起义失败后,流亡日本。1909年回国,在东北从事革命活动,频繁往来于长春、哈尔滨之间。1910年1月30日,因叛徒告密在哈尔滨秦家岗(今南岗区)宾如客栈被捕。2月27日,在吉林省城(今吉林省吉林市)英勇就义。档案记载了熊成基在哈尔滨从事革命活动到英勇就义的经过。

 

领导安庆新军起义失败,加入同盟会

 

熊成基字味根,江苏扬州府甘泉县(今江苏扬州)人。1887年10月28日,出生于一个官宦家庭。1904年,考入安徽武备练军学堂,1905年安徽武备练军学堂停办,进入南洋炮兵学堂学习并最终毕业。熊成基先在陆军第九镇(镇为清朝末年新军编制,大致相当于师的规模。第九镇驻江苏南京)任炮兵排长,后在安徽新军中历任马营、炮营队官。熊成基参加了岳王会(安徽第一个资产阶级革命组织,1905年成立,陈独秀为会长)和光复会(清末著名的革命团体。1904年成立于上海,蔡元培为会长)等革命团体,以推翻清朝政府、改革政治为主要革命思想,他在新军中秘密联络,准备择期起事。

 

1908年11月19日晚,熊成基领导发动安庆新军起义,被推举为安庆革命军总司令。当时,南洋新军和湖北新军集结安徽太湖举行秋操,安徽省留防军队只有数千人。熊成基本来计划起义当晚攻破安庆(当时安徽省城),“据有根本之地”,再赴太湖秋操演习地,招抚并掌握两镇之军队。熊成基认为,“且该两镇兵,多系安徽邻省之军队,如一旦为我所有,则邻省亦必在我掌握之中”,直行北上,“天下可垂手而得”。但是由于城中负责内应之人误事,计划未周,起义军没能攻入安庆,熊成基率领起义部队向庐州(今安徽合肥)撤退,途中虽然击败了追击的清军,但是部队也只剩下几百人,他只好遣散了人员,起义最终失败。清政府悬赏5000两白银通缉熊成基。熊成基乔装改扮,躲过敌人的追捕,取道大连。从大连坐船到日本,在日本东京加入同盟会,并结识同盟会领导人黄兴。

 

到东北筹集革命经费,遭人出卖在哈尔滨被捕

 

1909年3月,熊成基赴东北密会商震等革命同志,拟联络新旧军队和“马侠”起义。熊成基在奉天(今辽宁沈阳)居留一天,住在东洋旅馆。因为听说曾任安徽督练处总参议的田中玉正在当地,田中玉手上有熊成基的照片,因此熊成基未及久留。到达长春后,熊成基在长春府署旁租赁民房一间,改名张建勋,本名从未向外人提及,不久即返回东京。在日本东京时,革命党人孙铭获得日本参谋部秘密图籍十余册,拟售与俄国,以充革命经费。同年9月,熊成基第二次来到东北,自愿担起售书筹款任务,意欲借此“联络俄人,酿成战局,以便从中举事”。在长春,通过在东京志诚学校留学的臧克明的关系,寄居其父臧贯三家中。臧贯三曾开办旭东皂烛公司,因资本不济,歇业收账。因住在臧贯三家中多有不便,熊成基嘱咐臧贯三代为租房栖身,臧贯三就把熊成基送到熟识的徐尚德处,恰好徐尚德的仆人郑富顺所租房屋有两间闲房, 熊成基就搬去同住。

 

熊成基将售书计划告诉臧贯三,嘱其代为售卖,“非卖给俄人不可”,并答应如能卖出,给予臧贯三银子几千两,重立旭东公司。农历七月十五前后,臧贯三找到俄文翻译王雨亭,转找二道沟俄国守备队(即俄国护路队。二道沟以北建有长春最早的火车站——宽城子车站)翻译邵善征,托其向俄国守备队军官代买,俄国军官见只有目录,怀疑图籍的真实性,没有成交。

 

此间,熊成基不慎被臧贯三知道了真实身份。农历八月十五之后某日,臧贯三、王雨亭和熊成基在宾宴楼吃饭。酒后,三人同乘一辆马车去二道沟,王雨亭问熊成基家事,熊成基酒后失言,自称姓熊,臧贯三进一步追问,熊成基就不说话了。过了两三日,臧贯三到熊成基住处,追问车上所说姓熊之事,他用铅笔在纸上写下“熊成基”三字,并嘱咐臧贯三切勿声张。1909年10月底,熊成基转赴哈尔滨活动。在哈期间,熊成基以和俄国人学习俄语为掩护,暗中与俄国中东铁路当局联系,继续销售秘密书册。俄国大臣路经哈尔滨,由在哈俄国商人介绍见面,“先交样本两册,议妥价银一百万两”,俄国方面拟调查图籍真伪,一直未有回音。

 

臧贯三得知熊成基的真实姓名后,隐约记得熊成基是安庆起义的领导人,又怕记不清楚,就找到曾在长春府衙旁代写诉状的的董冠三,托其探访。11月中旬, 董冠三告知臧贯三,熊成基确系安庆起义领导人,是安徽悬赏缉拿的朝廷“反叛”。当时,臧贯三一心想得到熊成基允诺的银两,暂时没有告密。1910年1月2日后,熊成基回到长春,住在臧贯三家后院的裕丰泰客栈。1月12日,熊成基又回到哈尔滨。第二天,臧贯三和裕丰泰客栈店主张老七就来到哈尔滨查看熊成基的动静。1月27日,臧贯三托董冠三向官府告密。1月29日,吉林中路巡防马队第一营管带官刘夑松带领吉林民政司差官萧万春和“线人”臧贯三、董冠三等人来到哈尔滨准备缉拿熊成基,董冠三住进秦家岗宾如栈,臧贯三住在华丰栈,刘夑松等住在傅家甸大有栈。1月30日上午11时,熊成基在哈尔滨宾如栈被捕。1月31日晚,长春巡警局局长陈友璋将熊成基押解回长春

 

在吉林省城慷慨就义

 

熊成基被捕后,吉林巡抚陈昭常要求将熊成基“赴省候讯”。2月3日中午,熊成基被押解到吉林省城(今吉林省吉林市)的吉林省公署。陈昭常指令“特别优待”,并在“中军处设筵招待”,陈昭常出面“亲审”,吉林提法司提法使吴涛、提法佥事吴善庆在场,熊成基大义凛然,舌战“群顽”。安徽巡抚朱家宝得知熊成基被捕的消息后,特意派专人将赏银5000两送到吉林省城。1910年2月,刘夑松领到赏银3000两,萧万春领到1000两,董冠三领到1000两。

 

此前,1909年夏秋之间,“外间时有谣传,谓有革党多人,乔装来吉,串通胡匪,潜谋起事之说”,吉林巡抚陈昭常秘密派出多人,“分布长春、哈尔滨等处,随时防范、遇有行迹可疑之人,即行访拿,以备不虞”。1910年1月,钦差考察海军大臣贝勒载洵回国路经长春,东三省总督锡良和吉林各级官员唯恐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之事在长春重演,无法向清廷交代,如临大敌、严密防范、妥慎护卫。熊成基被捕后,亲口否认计划谋刺载洵。臧贯三、徐尚德等多人也牵连被捕,后徐尚德被释放,臧贯三虽然没有被认定为熊成基同党,但是仍然落得“被判处监禁三年”的下场。

 

熊成基在押期间,仍矢志不移,当被要求在所谓“供词”上签字时,他挥笔写了“革命”二字。他在《自书供词》中,明确阐述了他的“政治革命的决心”,并甘愿为革命自我牺牲:“况各国革命之历史,必流血多次,而后成功……我今早死一日,我们之自由树早得一日鲜血,早得鲜血一日,则早茂盛一日,早茂盛一日,花方早放一日。故我现望速死也”。1910年2月27日,熊成基被押往刑场,昂首对围观的人说,“诸君,诸君,勿疑我为盗、为奸、为杀人之凶徒,我固一慈善革命军人也!我死愿继我而起者大有徒也。”熊成基遂就义于吉林省城巴尔虎门外。一年多以后,武昌起义爆发,终于推翻了清朝的统治。

 

1913年2月23日,时任东三省筹边使的章炳麟发起举行熊成基烈士死难三周年纪念大会,他亲自宣读《熊成基哀辞》,孙中山、黄兴也都敬献了挽联。著名诗人柳亚子曾赋诗一首缅怀熊成基:“寿春倡议闻天下,今日淮南大有人。辽海烽烟多故鬼,皖江风雨泣遗民。辍耕陈胜思张楚,函首于期竟入秦。莫问虹桥旧时月,衣冠梅岭也成尘。”
                         

(作者单位:哈尔滨市档案馆)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黑公网安备 23010902000175号

【关于本站】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